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微客吧 首页 小程序资讯 查看内容

我们这一代人的腾讯

呆呆 2018-6-12 09:14

对我们这代人来说,很多人第一次对互联网有感知,是看到有一只围着红色围巾的企鹅,下方写着QQ。一、欢迎你,进入QQ的世界!那个时候我们只知道QQ可以认识陌生人,华丽的QQ秀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,可以在QQ游戏大厅里 ...

对我们这代人来说,很多人第一次对互联网有感知,是看到有一只围着红色围巾的企鹅,下方写着QQ。

一、欢迎你,进入QQ的世界!

那个时候我们只知道QQ可以认识陌生人,华丽的QQ秀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,可以在QQ游戏大厅里玩游戏。我们的好奇心面对偌大的虚拟世界,像一根针栽进棉花里,根本无暇在意及是谁种出了这些棉花。

至于对腾讯有所了解,是很多年以后的事儿了。

那个时候我们更关心谁又来踩了空间,QQ还有多少天可以升一颗星。而且,据当时小伙伴中的传言,当等级到达4个太阳,会变成一个宇宙,所以每次加到新的QQ好友,都会先看看这个人的等级。

如果他拥有一个等级是人群中最高的好友,那一定值得他在人群中炫耀好几天。

上一代人建立联系的方式是把电话记下来,我们这一代人,是加为QQ好友。

所以从小到大,我们在别人的毕业纪念册上写过很多个电话号码,但QQ号码,似乎没有换过。

有短位数QQ的人一定心里暗暗鄙视过别人的QQ号码比你长,觉得他的QQ号长得都快赶上电话号码了,那他一定不如我。

你可能想不起那个时候自己的样子了,纵然现在回想起这些觉得滑稽可笑、无理取闹。但当你观察到现在孩子的日常生活,你就会发现,这样的景象与自己当年相比并无二致,只不过QQ换成了王者荣耀。

现在的小朋友也自然不会关心王者荣耀是哪家公司出的,只关心我有多少个英雄、多少个皮肤、排位打到了什么段位,然后用这些别人还没有的东西,向其他小伙伴炫耀,并以此作为鄙视别人、满足自己虚荣心的工具。

就算一个小朋友在这几项都占不了上风,他依然可以逞强而轻蔑地说一句:“切,我都打了一千多把了,你才玩了多久?”

像极了长辈们说教时惯用的那句: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。虽然每每这种时候,我都想说一句:盐吃多了对身体不好,您以后少吃点。

那时候QQ登陆界面的进度条,仿佛是能够顺着一束光穿越黑暗山洞的通道,QQ登陆成功的那一刻,是走出山洞,进入桃花源前的一道刺眼的白光。

欢迎你,进入QQ的世界!

二、你点亮了几个图标?

“我昨天用我妈的手机登了下我的QQ,把『手机QQ』的图标点亮了,我现在一共有4个点亮的图标了!”

当年比谁的QQ个人信息栏里点亮的图标多,是一场没有刀光剑影的战争。

大家都在想各种各样的办法点亮图标,充会员、充黄钻是很土豪的方式,没钱的就只能曲线救国,找一切可能的办法点亮不用花钱的图标,从数量上取得阶段性的胜利。

从当年点亮图标的比拼中,其实延伸出了很多个像QQ飞车和跑跑卡丁车这样的故事。

2006年3月,《跑跑卡丁车》上线,赛车类网游的开山之作,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到让人感觉这么爽的赛车游戏。跑跑火了没多久,2008年1月,《QQ飞车》上线,成为腾讯模仿阶段的力作。

当时很多人跑跑卡丁车玩了没多久,就转战了QQ飞车,跑跑上原来没那么厉害的玩家在QQ飞车上成为高手,重新找回虚无的荣耀感,成为QQ飞车的重度用户。

但也有很多玩家觉得QQ飞车的各方面体验都不如跑跑,对此进行了一系列义正言辞地鄙视。尽管这样,还是有很多人为了点亮QQ飞车的图标,把等级练到了20级。

前段时间看到QQ飞车出了手游版,而跑跑卡丁车早已成为了一个传说。

QQ炫舞、QQ三国、QQ音速等等各种QQ的游戏,都让我们如愿以偿地点亮了图标,而腾讯把与其竞争的对手都奉入了史册,就像一场战役结束后,把可敬的敌人予以厚葬。

腾讯凭借“点亮图标”的游戏攻城略地,打下一片大好河山。这里的年轻人挂着QQ、养着Q宠、“偷”别人的菜、跳QQ炫舞、在哪注册都用QQ邮箱,在这片“桃花源”里,无处不是QQ的影子。

前段时间的网易星球,也不过是借着区块链的概念,做了“点亮图标”的游戏。

三、多少人在玩微视?

在“点亮图标”游戏里的时候,我们不知道什么是互联网思维,不知道什么是战略目标和产品能力。但在那个时候,腾讯其实就要比我们认识到的复杂得多。它像一头大象,而我们是盲人,通过触摸感受到的部分,就是全部。

就像给你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初恋,就像雷军总在讲的年轻人的第一款xx。在没有了解到世界全貌之前,我们所见之景就几乎是全部世界。

而腾讯,曾经创造了一个这样的世界。

从各种数据报告中,我们看到QQ的活跃度下降、朋友圈的打开时长暴跌,可这些人都真的离开了么?很多时候数据只是表象,人性的洞察更重要。

对于很多00后来说,QQ仍然是他们接触互联网世界的第一扇门,而从这扇门进来,他最先能够接触到的是整个腾讯的世界。

当然这些年,腾讯外的世界也着实精彩,00后既接触了可以看网络小说、聊八卦的贴吧,也听着网易云音乐,沉沦在抖音里。

腾讯一直在努力把这些人留在自己的世界里,有了微信读书,也有了QQ音乐,然后到了抖音这里,微视真的没办法与之抗衡么?

并非如此,只因未到危急存亡之秋。

蜀汉第四次北伐,司马懿对阵诸葛亮之时,深知诸葛亮粮草不济、君臣有隙。

虽然身后有曹叡一道又一道催促出战的圣旨,但仍拒绝出战,一直等到蜀汉负责粮草的李严未能按时供应粮草,还自作主张假传旨意让诸葛亮退兵。诸葛亮因忠心耿耿,不敢有违圣旨,哪怕知道胜利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,也不得不退兵。

就这样,司马懿轻松击退了诸葛亮的大军。

司马懿知道,阵前对战没有一个人是诸葛亮的对手。但他粮草供应十足,等得起。司马懿用整个魏国的“面”,去打了和诸葛亮这场仗的这个“点”,胜负自然不言而喻。

微视和抖音的战争,同司马懿与诸葛亮之战。

从目前的产品形态来看,抖音是陌生人的大型表演社区。而熟人短视频社交的产品还没有出现,打败抖音的一定不是另一款抖音。对于微视来说,它的目标不是,也不能是打败抖音,而是成为人们记录生活的一种方式,成为中国版的Instagram。

可以有两个方面可以去考虑:

1.强化工具属性,弱化表演属性

在熟人关系链的场景下,可以解决内容分发的问题,这样一来,如何有更好的用户体验就是制胜的关键,比如Ins是凭借滤镜特效取胜的,那大胆设想一下,微视有没有可能加入P身材的功能火一把呢?

其次,有些场景是不是可以提供一些模板,比如美食、景点打卡,减轻用户思考的成本,轻松做“导演”。

这件事的核心在于,让用户觉得这是一个记录生活的视频工具,但它比朋友圈小视频有更丰富的功能。

2.成为微信和QQ的一个部分

当然我自认为这部分的想象有些许的夸张,有诸多不能实现的理由。但我还是想大胆进行假设,如果产品打磨得足够好,能够赢得用户的认可,未尝不能是朋友圈小视频的替代者或补充者。

作为月活超过10亿的微信,这样一个接口就足以撑起整个微视。而腾讯更多的需要思考的是,如何让微视这个“点”恰如其分地融入社交的“面”中,对“面”中的用户不产生过多的打扰。

从目前受众的角度看,有人会觉得抖音和微视的用户几乎是完全重合的。

让我想起当年跑跑卡丁车和QQ飞车的战役中,最终产生更多价值的,可能根本不是从跑跑卡丁车过来的老玩家,而是QQ飞车借这些玩家撬动了更广袤市场之后的新玩家。

当年有很多人没玩过跑跑卡丁车,却玩过QQ飞车。现在依然会有很多人没玩过抖音,可他们有QQ、有微信。

四、腾讯仍少年

我们最初对腾讯的认识并不是腾讯有哪些产品,而是通过这些我们可以连接家人、朋友、同学、同事以及有可能进入这些关系的人。说到底,它是一类工具,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腾讯就是可以理直气壮得说一句:我就是占领社交流量了,你能拿我怎么样?

朋友许楚在文章里写道:

腾讯的壁垒是把握住了社交入口。

我觉得这个社交入口中还有更重要的是三个字:年轻人。

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,新鲜的生命力却会像韭菜一样,一茬又一茬。腾讯保持鲜活的能力在于,持续得获得这些流量。

十多年前,我们注册了QQ,几年前我们下载了微信,去年我们和朋友一起玩王者荣耀的时候,00后的孩子也会跑过来问一句:要不要一起开黑。

腾讯这家公司,哪怕到了100年,只要年轻人还会选择他的产品,就会永远年轻。

“流量思维”并不是看待未来互联网战争的方式,今日头条做流量分发,而腾讯可以做到注意力分发。流量无法解释年轻人的心理状态,战争早已进入抢夺用户心智的阶段。

虽然Keso老师说:

20年前刚接触网络那种,世界触手可及的奇妙感觉越来越少。

但我觉得对于年轻人来说,每个人与互联网第一次接触的奇妙,大抵相同。

2018年,我23岁,除了家里的亲戚,认识最小的孩子17岁。

2018年,腾讯20岁,最小的用户可能不到7岁。

近些年很多东西都在打情怀的牌,情怀是什么?我觉得是同一时空下的记忆连接,随时间延展的一幕幕回放。对腾讯来说,他本身就是情怀。

腾讯的产品里,埋藏了我们这一代人少年时的故事,灿若繁星。

方寸永不乱,年少如依然。

才是对腾讯最好的诠释。

本文参考:

腾讯事件深思:聪明的媒体千篇一律,卓越的创业者万里挑一 [EB/OL].

今天中国互联网24岁了。还记得吗? 这30款网游曾让你废寝忘食[EB/OL].

 

作者:徐邦睿,95后,做运营的工科生文青,关注增长黑客的思维和实践。

本文由 @徐邦睿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

题图来自网络
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